cheyle的个人空间 https://blog.eetop.cn/16409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空间首页 动态 记录 日志 相册 主题 分享 留言板 个人资料

日志

一部关于芯片码农的小说《穿梭》第五章-4

热度 20已有 946 次阅读| 2023-7-23 21:42 |个人分类:《穿梭》|系统分类:生活杂谈

回到上海时已是周五晚上,丁鹏本来打算和徐留意一起吃饭,可惜名副其实的加班让徐留意残忍地拒绝了他的好意。只能明天再相约。

周六打完球,韩宇飞还是要回家吃饭,这次丁鹏并没有挽留。三个人也就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大排档落座。

“我们新开发的芯片是参考哪家的?”丁鹏直接问徐留意,并没有兜圈子。

“肯定是S家那颗啊,你忘了datasheet都是参考人家写的,你咋突然问这个?”听到徐留意的回答,丁鹏恍然大悟,这才想起他之前给自己看过芯片的datasheet

所谓datasheet,是指芯片的规格说明书,也叫数据手册,由芯片厂商编写,通过文字、图表、特性曲线等形式精确描述芯片的功能、各种参数、结构组成、设计方法、封装尺寸、引脚布局、系统框图或等效电路图、制造材料、使用建议等,是用户了解和使用该芯片最直观的参考依据。

“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是S公司过来的?”丁鹏已经有了初步判断,想通过徐留意了解更多的线索。

“很有可能,现在跟韩宇飞已经混熟了嘛,上次就我们两个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特意问过他,他笑了笑说了句:‘这是你猜的,我可没告诉你’,这不就是承认了嘛!”徐留意知无不言。

一切都在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既然老天爷恩赐,我定当牢牢抓住这次飞黄腾达的机会。丁鹏的野心已经被点燃,他借用徐留意的键盘敲下了自己商业版图的第一道横线,变,当在不知不觉中实现。现在一切远未成熟,韬光养晦是当下最权宜之计。

他又向徐留意打听第一款芯片的情况,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没有啊,没听到什么异常情况,大家还是热火朝天啊,你今天咋了,神经兮兮的。”徐留意觉察出了一点异样,便当面问询。

“有啥异样啊,之前周晨说这款芯片要我一起卖的,但眼看就要回片了,他也没找过我,所以我担心是不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他。”丁鹏这次没有任何隐瞒,直接讲述了实情,内心的疑虑却并没有任何消退。

“你们做销售的就是爱琢磨,瞎操心。”徐留意重新定义了丁鹏的疑虑。

虽然目的不同,但丁鹏和海格创新的所有同事一样,都在期盼着第一个芯片早日回片。终于,在十月十六号,他们收到了从封测厂寄回的芯片,比预期提前了一周。由于所有的硬件配套已经准备完毕,当天下午,应用工程师就开始了调试和测试工作,与此同时,黄俊他们也在加班加点赶第二款芯片的进度。

经过一周的测试,第一款芯片的功能完全正确,虽然某些性能指标存在一定的缺陷,但这仍符合预期。在流片之前,这些指标已经做过仿真,但为了赶7月底的MPW时间节点,有些缺陷来不及修改,只能保留,因为第一款芯片的侧重点是功能而非性能,当然在第二款芯片中所有关乎性能的设计都得到了修正和完善。

所有人都如释重负,周晨买了各种饮料和零食,大家只在办公室里做了简短的庆贺。当天晚上,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四位同事挑灯夜战,第二款芯片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除了黄俊,另外三位都是负责PR的同事,其中有一位是来自第三方的设计外包公司,名叫包寒冰,比徐留意小一岁。虽然来自外包公司,但包寒冰的拼劲一点不比海格创新自己的员工差,而且工作完成的质量甚至还要更胜一筹,根据项目需要,无论是加班还是通宵达旦,他都任劳任怨。这位来自于西北的年轻人,身上雕刻着从黄土地里成长起来的艰苦朴素和脚踏实地,经过三个月的合作,他赢得了黄俊的认可,黄俊准备在合适时机向领导申请新的PR岗位,将他纳入麾下。

会议室成了临时的卧室,里面摆满了折叠床和洗漱用品,他们已经三天没有回家,除了抽烟和断断续续的睡眠,剩下的所有时间都扑在电脑屏幕前,就连一日三餐也是同事带的外卖。这种拼搏拥有无穷的感染力,每位同事都对自己负责的工作精雕细琢,仿佛那不是芯片而是一件上乘的艺术品。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十月二十六号上午,黄俊终于把最终版本的GDS 文件发给了Fab厂,full mask流片,志得意满的同时也终于如释重负。

GDS文件是芯片设计的最后一个环节产生的设计版图,Fab工厂会根据GDS文件进行芯片的制造,通俗来讲,GDS文件就是芯片这座存在于微观世界的高楼大厦的建造图纸。

黄俊和三位同事一起,拖着已经不知疲倦为何物的身躯,回家睡觉。

第二天周六,几乎每个人都睡到了大中午,四个人也渐渐恢复了状态,收拾利索,下午早早就赶到了聚餐的地点,这是昨天周晨的提议,庆祝芯片顺利Tape Out.

大部分工程师都自带一种天然的羞涩和闷骚,但徐留意是一个例外,没有他讲不了的笑话,没有他接不住的调侃,他成了聚会现场的气氛担当。当某位同事以某种借口推辞不能喝酒时,他也总能找到合适的理由反推辞,让不喝酒者乖乖就范,自觉端起酒杯,脸上还泛着难为情的颜色。气氛烘托之下,没有人再扭捏做作,在酒精的作用下,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压力得到了短暂的释放,即使它像梦一样,今朝的松弛就今朝的醉,莫管明日的负担愁苦。

周晨和每个人碰杯,两圈下来已渐入佳境,丁鹏今天特意控制了酒量,他端着酒杯向周晨的座位走去。

“晨哥!”丁鹏拍了一下周晨的肩膀。

“哟,丁鹏,来,坐!”周晨扭头看到丁鹏,赶忙腾出了旁边一把椅子,举起了杯子,“来,咱哥俩再喝点。”

“晨哥,你今天异常凶猛啊!我看你状态贼好啊!”丁鹏开始为后续的试探做铺垫。

“那肯定啊!第一颗设计完全符合预期,第二颗又顺利投片,起步这么顺利,能不高兴嘛!不过也的确辛苦兄弟们了!我感觉马不停蹄就是为我们量身制定的成语。”周晨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

“是啊,这几位兄弟都太拼了,成功只是时间问题。对了,晨哥,应该年后就可以回片吧!你觉得要不要提前跟客户打个招呼,做个铺垫?”丁鹏先入为主,直接把第二颗芯片纳入自己的销售范围。

“那肯定要提前布局的,这次是full mask,时间要比之前快,预计一月中旬就能收到样片,我们争取年前拿到实际的测试数据,整理出来后再去跟客户介绍,数据最客观,比销售的嘴更加有说服力,等过完十一咱们再对一下方案。”虽然已经微醺,但周晨的思路依然清晰。

看来他已经提前制定好了销售方案,并没有把我排除在外,丁鹏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晨哥,第一颗咋没有动静了,难道我们只是练手?”丁鹏终于问出了这个困扰他多日的问题。

“兄弟啊!”周晨重重地拍了一下丁鹏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创业不好弄啊,本来不想透露给大家的,怕打击大家的士气,但现在不一样了,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

在第一颗芯片投片一个月后,周晨突然接到总经理的电话,海美创格取消了第一批订单。他们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竞争对手会在十月份推出一款全新的多功能家用扫地机器人,为的是要赶上双十一的促销活动。为了稳定自己的市场地位,海美创格被迫重新调整了自己扫地机器人产品的规划,原定于明年初推出的更新换代产品也必须提前到十月份。这样一来,他们必须紧急采购其他成熟的芯片,给予海格创新的第一批订单只能被迫取消。原因有二:第一,第一款芯片的功能已经无法满足扫地机器人的更新换代;第二,即使芯片改版升级,时间节点也无法满足。不过,好在第二款芯片的功能完全满足需求,而且海美创格的更新换代产品前期都是小批量生产,后续的订单仍然会优先考虑海格创新。

“兄弟,你知道嘛!他们一开始是仅仅通知了取消订单,直到三天之后才告知了原因,那三天之内我都急疯了,不知道怎么跟兄弟们交代,真的是每天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我也不停地骚扰总经理,但是你也知道,他在海美创格内部只管供应链,很多细节他也需要去打听,一开始他跟我说了原因,我持怀疑态度,必须让他们通过正式的邮件通知,等收到邮件之后,我心里那块石头才落了下来。”周晨的讲述抑扬顿挫,好像这场关乎生死的战争就发生在昨天。

从周晨刚才讲的话和他最近半年来的工作状态能够看得出,他对这边寄予了厚望,不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他对海格创新的投入已经超过飞特普,而飞特普被边缘化已经无法避免。谋而不动还是谋定而行,丁鹏陷入了犹豫不决的困境之中。

丁鹏仍然会定期拜访黄启明和郑修睿,但最近两次他已不再提创业的事情,而另外两位也三缄其口,不知是在背后谋略或是已经忘却营营。谋定而后动似乎占了上风。

十二月初,王丹谊突然接到陈恺宏发来的信息,他准备圣诞节前回国,到上海之后想见一下师父,王丹谊并没有立即答应,只说到时候再看情况。二十号时,陈恺宏又发了信息,说二十二号下午会到达上海,希望晚上可以跟师父见一面,附带了一长串感谢的话。王丹谊无奈,只好应允。

陈恺宏并没有再次表达爱意,但还是给王丹谊买了一份礼物,王丹谊坚决不收,他也不再勉强。

“英国的硕士是两年吧,你明年就可以回来了。”拒绝了陈恺宏的礼物之后,王丹谊想用关心的话化解尴尬。

“对的,两年,但毕业之后我不想回国,准备继续去美国读书,我想去华尔街闯闯!”抛却爱情的羞涩,当谈到事业时,陈恺宏像换了一副模样,语气铿锵,眼神坚定。

王丹谊肃然起敬,没想到一年多的时间陈恺宏会变化这么大,或许根本没有变化,只是在环境的影响和刺激下,潜能和斗志被激发。

“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来,师父以茶代酒,祝你策马扬鞭,早日实现宏图大志。”王丹谊的祝福有感而发,没有任何掺假,她举起了手中的茶杯。

“师父,你可别笑话我啊!”面对王丹谊的祝愿,陈恺宏倒显得有些羞涩。

“怎么会呢!你咋想的,我还盼着你成功之后回国,能带师父一把呢!”王丹谊的这句话一半真一半假。

陈恺宏并没有立即接话,目光凝视着水杯似乎在思考什么,思绪已经飘向未来的某个地方,他和王丹谊再次成为了同事,只不过这次他成为了上级。

“师父,你有没有想过出国深造,在我们这个行业学历有时候比资历更重要,到了某个关键节点,它可能还是一块硬性敲门砖,这点你应该比我体会更深。而且我记得你之前讲过,你现在本科学历,在上海申请户口比较麻烦,但如果你出国读书回来,再申请户口就容易得多了。”陈恺宏一脸严肃,很明显,这不是浮想联翩。

陈恺宏的建议像一艘快艇,带着荣耀和希望疾驰而过,在水晶般的湖面上洒下了多彩的遐想,波光粼粼,涟漪泛泛。

出国读书,这个曾经用来弥补高考失利的梦想,在大二时就已经消散褪尽。那些所谓的斗志昂扬在甜美的爱情面前势单力孤,一触即破。工作的烦恼和生活的琐碎,它们很自私很霸道,从不给这个梦想腾出任何站稳脚跟的地方。

可现在,这个早已被忘却的梦想再一次被善意地提及,王丹谊竟茫然不知所措,那个曾经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为了梦想奋不顾身的青葱岁月是否可以从新来过?这到底是对梦想的再次追逐,还是对现实的无奈逃避?她想到了正在加班近乎墨守成规的陈松涛,想到了在上海拥有一个温馨家庭的向往,想到了爸爸对他们感情的反对,复杂的情感和繁慌的思绪互相交织,一团乱麻,不知如何安放这不合时宜的梦想。甚至,上周徐留意和Lisa拿到新房钥匙时的眉飞色舞、喜气洋洋也映入眼帘,顿生羡慕,给梦想的坚持增加了一粒尘埃的重量。这份坚持刚开始酝酿,还很脆弱,还很单薄,苦涩的微风稍稍吹过,它便可能幻作云烟,只付从前。

王丹谊并没有把这个想法跟陈松涛分享,当她还在梦想的门外犹豫徘徊、顾虑重重时,孟凡晓给她带来了对梦想追逐的催化剂。

元旦时,孟凡晓给王丹谊发来了信息,一月底会到上海,约她见面,并让她春节提前回家,给自己当伴娘。

一月二十六号,周六,王丹谊一大早就赶到了浦东机场,在接机口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人群中有人向她挥手。

“晓晓!”王丹谊冲上去和孟凡晓热情拥抱。

两人一顿嘘寒问暖过后,孟凡晓才想起介绍伫立在旁边插不上话的男朋友。由于下午还要转机飞往郑州,三个人只能前往龙阳路附近的商场小聚一场。

“丹谊,你男朋友了,他咋没来?”在磁悬浮列车上刚坐下,孟凡晓就问王丹谊。

“哦,他今天加班,最近项目太紧了。”虽然此刻陈松涛的确在办公室,王丹谊也只是轻轻带过,并不愿过多描述。

昨天晚上,陈松涛加班到十点多,王丹谊一直等到他回家才睡觉。她问了陈松涛是否要跟她一起去接机,语气很平缓,不像是在征求意见,也没有强制要求,对她来讲,陈松涛的去或不去无关紧要,但不知为何,王丹谊更希望他选择拒绝。在自尊心和自卑感的驱使下,陈松涛当然也会选择拒绝,加班是最合适的借口。

时间还很充足,孟凡晓就拉着王丹谊在商场里面逛了一会儿,最后找了一家心心念的火锅店。时差的煎熬都被这盼望已久的味道征服,她狼吞虎咽,全然不顾减肥的任重道远和王丹谊的劝阻。

“你最晚腊月二十五上午到家,中午我们一起去郑州。”孟凡晓捞起了锅里的最后一片毛肚,规划着王丹谊回家的时间。

孟凡晓男朋友的家在郑州,由于到南阳的路程较远,再加上临近春节路上车辆增多,最终决定孟凡晓和父母还有部分亲戚朋友,腊月二十五当天入住郑州的酒店,二十六当天去酒店接亲,年后初六再在孟凡晓的老家举行回门宴。

“中,你最大,都听你的,还要不要毛肚,再来一盘?”王丹谊说着,准备叫服务员。

“不吃了,不吃了!”孟凡晓用手在肚子上画了一个圈。

王丹谊紧接着又问她男朋友还需要点什么,她要尽好地主之谊,对方连忙摆手谢过。

“你们后面什么打算,就一直留在美国了?”

“还不确定,反正我们先在那边工作着,过个两三年再看情况。”

孟凡晓和王丹谊从怀旧又聊到了工作、生活以及未来的打算,一个踌躇满志,一个彷徨不决,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孟凡晓不再讲自己的事情,她了解王丹谊内心的不甘,也替她感到委屈,却又不知如何劝慰。

“丹谊,你有没有想过再出国镀一层金?”孟凡晓突然来了灵感,她身边的确有工作之后再继续出国深造的例子。

王丹谊一脸惊讶地望着孟凡晓,她又想起了陈恺宏。一个月内,两位朋友竟然给自己提出了同样一个建议,难道这是上天通过他们给我传递的指示?!

“晓晓,不瞒你说,上个月也有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王丹谊就把陈恺宏的故事给她讲述了一遍。

“你看,连你徒弟都在劝你,我想这真有可能是上天给你的旨意哦!是不是很押韵,你真的要认真考虑一下,到时候美国那边的大学我也帮你联系。”孟凡晓已经停筷,开始认真地耍着她的俏皮。见王丹谊没有回答,她继续补充道:“你现在所在公司不是美国公司嘛,你看你们公司有没有那种relocation的机会,咋说呢,就是看你有没有可能去你们美国本部工作,然后还可以边工作边读书,这是最完美的方式,有些大公司是允许员工这样操作的。”

如果说陈恺宏的建议是一艘快艇,只是散播了希望的种子,那孟凡晓直接开来了豪华游轮,希望的藤蔓已经参天。

湖面再也无法平静,汹涌的波涛肆意狂奔,正在努力冲开梦想的大门。

地铁在隧道里飞驰而过,但黑暗却放慢了它行进的速度,王丹谊坐在靠窗的位置,挂在隧道侧墙上的各种线路管道牵着她的万虑千思,绵延不绝。该如何跟陈松涛开口?如果他不愿意我出国,我是否还会继续坚持?那我出去之后,我们的感情怎么办?就这样结束了吗?或者我们两个一起出国深造?那他会同意吗?一连串的拷问令她窒息,她尝试在黑暗里探寻,可除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黑暗没有给她任何答案。

陈松涛还没回来,她关上房门,把愁绪托付给了暖暖的幽梦。

“你怎么在睡觉,打你电话一直没接。”王丹谊隐约听到陈松涛的声音,睁开眼,看到他正坐在床边,“你哪里不舒服吗?”陈松涛伸手摸了摸王丹谊的额头。

“没有,早上起太早了,补个觉,几点了?”王丹谊撩开被子,准备穿衣服。

“那你继续睡吧,我做饭了,一会儿丁鹏回来一起吃。”说完,陈松涛就去了厨房。

王丹谊靠在床头,双目无神,盯着天花板发呆,厨房里传来陈松涛支离破碎的歌声,虽然五音之中缺四音,但他依然陶醉于此,那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爱情转移》。弹指一挥间,匆匆已过六年。

那时候陈奕迅的代表作还是《十年》,他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人气爆棚。当时,电影《爱情呼叫转移》刚刚上映,两人是听了主题曲才去的电影院,电影的最后,画面切到了陈奕迅的演唱会,男主邂逅了作为前女友的大学同学,两人不约而同地丢掉了手中的魔幻手机,此时,《爱情转移》响起,王丹谊的眼角悄悄滑落两滴感动的泪水,黑暗中,陈松涛也轻轻揉了揉眼眶。

王丹谊嘴角上扬,她看到镜子里的微笑恰似一弯明月,拂去了多少黑暗中的忧伤,这,不正是陈松涛喜欢的模样。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不也正是我的深深依恋,若不然,自己为何而笑,而我又如何忍心独自离开。此刻,爱情在狂奔,它战胜了一切。

“你跟同学今天见面聊得怎么样?”睡觉前,陈松涛才想起来问王丹谊。

“挺好啊,他们春节结婚,我得提早回去,当伴娘!”王丹谊一脸轻松地回答。

陈松涛只回应了一个哦字,便不再说话。这两年,结婚二字变成了一处久久未愈的伤疤,每一次发作都痛彻心扉。

“你是不是又觉得自卑了,别那样想了,有我在,你就放宽心吧!”王丹谊当然知道他的突然低落为哪般。

陈松涛没有说话,只是用情地抱着她。

“对了,今天晓晓给我说了件事,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王丹谊说完,陈松涛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王丹谊觉得情在此刻渐浓,正适合畅想未来。她想真诚地跟陈松涛探讨,再结合他的想法做最后的决定。于是她把陈恺宏和孟凡晓的建议揉合在一起,描述给了陈松涛。末了,她还加了一句,要不要两个人一起出去。

“亲爱的,如果你想出去,我支持你,但我不能去。”听完王丹谊的描述,陈松涛的第一反应是抗拒,但他知道,王丹谊却向往之。如果这即将成事实,只能祝福和支持,但他仍然相信两人的爱情经得起时空变迁的考验。

“为啥啊?”或许拒绝已经在王丹谊的预期范围内,所以她显得很平静。

“明年瑜涛就要高考了,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她。另外,我跟妈已经说好了,她的上学费用由我负担,我也不想这时候像逃兵一样走掉,让他们失望。还有,我妈身体这样,我实在放心不下,自从我爸走之后,她的衰老非常明显,这两年每次回去都感觉她像变了个人。前几天瑜涛回家跟我打电话说她又晕倒了,驼背更明显了,我都没跟你讲,我真怕这一出去两三年,万一她有个什么闪失,我哭天抢地也已经晚了,没来得及孝敬我爸,我不希望再错过我妈……”陈松涛没有说完,声音有些哽咽,王丹谊紧紧攥着他的手,传递着爱的力量。

“但你不要管我,如果你真的想去,我支持你,我会在这里继续等你,你去几年,我就等你几年!”黑暗中,王丹谊看不到陈松涛眼中的泪花,但听出了他沙哑语气中的坚定,甚至还有些许的悲壮。

王丹谊只是紧紧地抱着陈松涛,没有任何言语。她并不完全认同陈松涛的理由,甚至觉得出国影响瑜涛的高考未免太过牵强,但她又理解陈松涛这偏激的借口。他是农村的孩子,他对那个破败的院落有着深深的眷恋,当父亲已经远去,成长起来的他理应挑起这个家的重担。他对家的爱既淳朴又厚重,就像对待我一样,这不正是他吸引我的地方嘛!他选择了家,即选择了担当,而我怎能如此自私地强迫他改变呢!又怎能如此愚蠢地为难他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呢!不爱便不爱,所爱即深沉。

她没有抱怨陈松涛,反而想给予他爱的怜悯;她没有觉得命运不公,心甘情愿地接受对爱的挑战。把烦恼甩向一旁,她只想静静地享受此刻被爱的感动。

到达南阳火车站时已经上午十点半,出站后,王丹谊急忙打车回家,她需要重新洗漱打扮一番,时间以秒来计算。

跟妈妈拥抱了一下,王丹谊便急匆匆地把箱子往自己的房间一扔,找了件心仪的衣服就往卫生间跑,完全没听到妈妈说了什么。水流声持续了二十多分钟,随后响起了吹风机的声音,再开门时半个小时过去了。

“你这急匆匆干嘛啊?”妈妈站在王丹谊的背后,给她拍打着略显褶皱的衣服。

“你忘了啊,晓晓结婚,我得去给她当伴娘,她一会儿就来接我了,今天晚上得赶到郑州,昨天打电话时不还跟你说了嘛!”王丹谊急忙翻开箱子找到化妆包,又跑回到卫生间,她探出头望了一圈问道:“我爸呢,还没放假吗?”

你爸还在上班呢,你说我这会不会得老年痴呆,还没到六十呢!老是忘东忘西的。”刚见面的新鲜感让母亲在女儿面前撒娇。

“妈,你放心,你肯定不会的,爱打麻将的人是不会得老年痴呆的。”王丹谊刚说完,背上就挨了一拳。

电话铃声响起,是孟凡晓打来的,她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候,王丹谊和妈妈再次拥抱,又是一个匆匆忙忙,到家没到一个小时,这就又要离开,果真是儿大不由娘。

“早知道你从郑州转车,昨天晚上就直接住在郑州得了,省得这样来回折腾!”

“就是,你咋不早说啊,把我累个半死!”

由南往北的方向,五辆汽车在兰南高速上疾驰,其中一辆车内的欢笑打岔响彻一路,连天空的云朵都被这份欢愉所感染,它们翩翩起舞婀娜多姿。

再次到家时已是第二天的晚上八点,王丹谊搭乘孟凡晓亲戚的车。一路上她脑海中都在回放着婚礼现场的精彩画面,同时她也想到了幕雨珊,一位是高中挚友,一位是大学挚友,两人都已结婚。她抬头仰望璀璨的星空,寄情相思的明月,我何时才能拥有这幸福的浪漫。

春节期间,王丹谊和爸爸都在刻意回避谈论结婚这个话题,即使有亲戚朋友问起,妈妈也会用其他言语挡过去,春节的和睦终于在这个家庭重现。

初四当天,孟凡晓和老公回门,来到王丹谊家拜年,一家人热情招待,问寒问暖。

“你爸妈有福气啊,不知道我们家丹谊啥时候能结婚?”看到这对新婚燕尔,王丹谊的爸爸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触景生情,王丹谊的妈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王丹谊没有说话,脸色开始变得低沉,孟凡晓注意到了她的变化。

“叔叔,你不要着急,丹谊都跟我讲好了,她准备这两年出国留学,回来后再结婚,对了,她男朋友也一起去的。”讲完后,孟凡晓向王丹谊眨了一下眼。

“丹谊,真的吗?你咋都不跟我们讲呢!”爸爸焦急地问道,迫切地想得到肯定的答案。如果自己的女儿和陈松涛都能出国留学,他再也不会阻拦两人的交往,同时,在亲戚朋友面前失去的颜面和尊严也将统统挽回。

“还没最终决定呢!”王丹谊没有过多解释,她太了解爸爸了,不想在外人面前谈论自己的家事。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爸爸一直围着王丹谊转悠,想打听更多的细节,去哪所学校,啥时候去,去几年。一点眉目还没有的事情被爸爸当了真,可王丹谊又不想让他失望,只能说还在准备中。可这却是一个强烈的暗示信号,除了带给爸爸无比的自信和期待之外,王丹谊自己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泥潭之中。她感觉自己被爸爸高高地架在空中,攀爬的梯子也被孟凡晓扯了去,她只能向前向上奔跑,可桥下的陈松涛一直在仰望,虽然远隔万米,却仍能看到他绝望无助的眼神、扩张到极致的嘴巴和额头暴起的青筋,他在呐喊,他在哭泣,但却听不到他的任何声音,也无法给予他哪怕一个拥抱的安慰。

王丹谊打开手机,滑到陈松涛的微信头像,昨天情人节的问候看上去是那么刺眼,屏幕上的删除键不知被敲击了几次,最终输入框中还是没有任何内容。

陈松涛的微信是去年在王丹谊的强迫下才安装的。他是一个传统且保守的人,毕业时的诺基亚手机用了四年,若不是去年十一假期期间不小心摔坏了,他是不会愿意换智能手机的。王丹谊还经常开玩笑,说他这是拖时代的后腿,如何能站在高科技的前沿。王丹谊盯着当初自己给他选择的这张卡通头像,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正在此时,她收到了一张陈松涛发来的照片,在冬日的暖阳下,在炭火旁,披着棉袄的瑜涛,正聚精会神地趴在椅子上写着模拟考卷。

经过去年春节哥哥的一番开导,瑜涛自己也慢慢调整了状态,她不再惧怕和同学交往,除了学习也不再去做其他攀比。暑假时,她还在同学家住了几天,两人一起玩耍学习。经过一年时间的调整,她的学习成绩已经进入到了年级前十,往日的自信又重新洋溢在那张灿烂的笑脸上。

“你看,如果没有其他杂念,是不是学习成绩提高很快?”陈松涛在一旁扒拉着火苗。

“哼!我本来就没有其他杂念,那只是成长路上的磕磕碰碰而已!”瑜涛傲娇地抬起头冲哥哥嘟了一下嘴,露出一个无视的表情。

“得得得,我这妹妹啥没学会,狡辩倒变成了一流,你上大学之后可以直接加入校辩论队。”

“那肯定的,谁叫我这么优秀!”

兄妹俩你来我往,谁也不让谁,惹得门口的小黄狗都跟着欢腾起来,正在灶火旁忙碌的母亲也乐呵呵笑出声来。

“妈,你别忙了,我明天不带那么多,你管管你女儿吧,现在骄傲得不得了了!”陈松涛扭头朝灶火的方向喊。

妹妹起身,趁哥哥不注意,把冰凉的手塞到了他的衣领内,陈松涛浑身一激灵,赶紧后撤小板凳,同时去拉妹妹的手,结果两人一起摔倒,瑜涛的脚还踢到了火盆,小黄狗在一旁也叫得更加欢腾了。

“好了,这下开心了吧!”陈松涛赶忙扶起妹妹。

“那是,反正我赢了你!”瑜涛噘着嘴,还有点不服气。

“你在学习上也要坚持这股劲啊,不能松懈,再继续努力争取能考到年级前三。”陈松涛一脸严肃地对妹妹讲。

“哥,你就放心吧!你跟嫂子在上海等着我,我明年就去找你们!”瑜涛踌躇满志,自带一股不服输的精气神,陈松涛自愧不如。

第二天,瑜涛把哥哥送到村口,在老槐树旁等车时,陈松涛再一次叮嘱妹妹。

“一定要心无旁骛,克服所有的负面情绪,再努力一年半……”陈松涛一开口就说个没完。

“知道了哥,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啰嗦了啊,车来了,赶紧上车!”瑜涛拉着哥哥的行李箱往前走。

妹妹已经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双手插在嫂子给她买的羽绒服的口袋里,偶尔俏皮地踢一下路边还未融化的雪,惹得田里的麦苗纷纷仰起头,欣赏路边这位姑娘的娉婷玉立,只是,她的背影,有些孤独。


9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初夏的空陆 2023-9-14 13:28
催更啦,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 关注TA
  • 加好友
  • 联系TA
  • 0

    周排名
  • 0

    月排名
  • 0

    总排名
  • 0

    关注
  • 36

    粉丝
  • 5

    好友
  • 122

    获赞
  • 16

    评论
  • 410

    访问数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隐私声明| EETOP 创芯网
( 京ICP备:1005078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7710 )

GMT+8, 2023-9-22 10:03 , Processed in 0.01627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eetop公众号 创芯大讲堂 创芯人才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