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yle的个人空间 https://blog.eetop.cn/16409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空间首页 动态 记录 日志 相册 主题 分享 留言板 个人资料

日志

一部关于芯片码农的小说《穿梭》第六章-2

热度 20已有 1906 次阅读| 2023-11-27 10:48 |个人分类:《穿梭》|系统分类:生活杂谈

这个总结看似寻常,却绵里藏针。丁鹏明白,他们让自己作为合作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规避风险,黄启明看中的是源代码,而这也是最棘手的难题。第一,如何拿到源代码?第二,当分享了源代码之后,黄启明会不会过河拆桥?虽然这两年多来大家的合作非常融洽,丁鹏也相信他和黄启明的关系已经超过了一般的供应商和客户的关系,但彼此是否真的足够信任呢?黄启明刚才的话里存在多少虚假成分呢?又是一连串的问号拍打他的前额。可合作是自己首先提出的,而且自己不也是一直期盼着黄启明的答复嘛!现在人家已经提出了合作方案,自己却退缩了。丁鹏的右手中指用力掰着左手中指关节,困惑和担忧涌上心头,彷徨的思绪也绕到了十指之间。满腔热血等待机会的来临,可机会真的到来时,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他无法回答,在解忧之前。

“丁鹏,事发突然,这需要时间思考,你不必现在回答。我想跟你说的是,新公司成立后,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同时,你也会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营,我和修睿兄并不干涉。”黄启明又增加了一句极具分量的承诺来消除丁鹏的疑虑。

“台湾的公司已经在注册了,这个月就能完成,我们的诚心已经提前晒出了啊!”郑修睿也在一旁补充道。

即使没有准备好,丁鹏此刻也必须表态了,沉默将会拒人以千里之外。

“谢谢两位兄长!就像启明兄讲的,事发突然,你们不说则已,一说就是一个重磅炸弹,我需要时间去消化一下。而且,还得跟兄弟们私底下沟通,可能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丁鹏向两位颔首低眉,又问了一句:“人员的招聘都是我负责的吧?”

“是的,前期所有的研发人员都是你负责,这个我们也不懂,不过财务人员需要我这边安排,这个毕竟涉及的面比较广,我想你也肯定理解。”黄启明倒也干脆,没有给丁鹏的心理预期设置屏障。

只要掌握了研发团队,丁鹏就消除了一个主要顾虑。至于财务人员,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谢谢两位兄长的信任,让我们以茶代酒提前祝贺合作成功!”丁鹏举起杯,杯中倒映着他鲜红的笑颜。

黄启明也满面春风,同茶水一起饮下的还有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希望我们彼此都真诚合作,但如果你觉得实在有困难,那也没关系,我们还是朋友,我这边再去找其他合作伙伴。”

对于丁鹏来讲,喝酒和喝茶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副作用,一个让人酣然入梦,一个让人异常亢奋。回到酒店,睡意全无。酒桌上最后时刻的欢快已经消退,茶多酚让此刻的丁鹏异常冷静。与当初加入飞特普不同,这次是自己独挑大梁,虽然黄启明和郑修睿口头上表态说只是资本入股,但他们必定会在股东合作协议、股东退出协议和投票权协议上加入约束条件。甚至当股权的分配意见不一致时,他们会逼迫自己签署对赌协议。在利益面前,所有的规则必须一清二楚。既然如此,关切自身利益的方方面面必须要想清楚。

丁鹏拿出纸和笔,把自己需要付出的和理应收获的,一一列举。

一、 研发团队的招募。丁鹏首先想到了陈松涛和徐留意,这两人也是自己的信心支撑。但他们两个都是验证的行家里手,需要劝导徐留意短期内尽快适应设计的角色,但设计的主角会是谁呢?又有谁来担当整个研发团队的负责人呢?丁鹏暂时未解,涂下了第一个问号。

二、 如何获得源代码?丁鹏自然又想到了徐留意,如果被周晨发现,该如何交代?更甚者,是否会直接撕破脸对簿公堂?这里不仅涂下了问号,还有一个惊叹号。

三、 自己和团队的股份到底要多少?如何分配?自己20%?团队5%?这合理吗?黄启明和郑修睿会同意吗?丁鹏在这里涂下了数个问号。

四、 除了芯片设计之外的其他生产、封装、测试环节,由谁来负责?是否还需要招募一名产品运营?又是数个问号。

五、 办公地点。这个肯定是上海,在具体的选址上打了一个问号。

六、 黄启明可能提出的对赌协议。

七、 ……

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纸上布满了数不清的问号。丁鹏看了一眼时间,晚上11点,重新抖擞了精神,从第一个问号开始。

回到上海时已是下午三点,到家后,丁鹏躺在床上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窗外已拉上了黑色的幕布,看了一眼时间,竟睡了四个多小时。走到客厅,陈松涛和王丹谊都没在家,丁鹏以为两人还在加班,便一人下去吃饭。可吃饭回来后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两人回来,丁鹏觉得不对劲,就给陈松涛发了个微信,这才知道王丹谊住院了。

第二天上午,徐留意开车到玉兰香苑,丁鹏本来打算自己坐公交去医院的,奈何拗不过徐留意的热情。

“啥时候住院的,是急性阑尾炎吗?”丁鹏刚一上车,坐在副驾驶的李欣妍就急切地问道。

“听松涛讲有一周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去了再问吧!”丁鹏也不知道更多细节。

“靠!那岂不是上周六从我家回去之后就去医院了,罪过啊!希望不是那顿饭的缘故!”徐留意一边开车一边自责。

三人停好车,绕着医院走了大半圈才找到住院部,上六楼找到606病房。通过门窗,丁鹏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里面那张病床边的陈松涛。正当他准备推门时,突然发现陈松涛的对面坐着一个长发女人,背影是那么熟悉,她像是在说着什么,陈松涛和王丹谊都在仔细聆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愣着干嘛啊?进去啊!”徐留意提着果篮在后面催促。

是她,没错!在进门的一刹那,丁鹏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过去将近五年时间里,朝行云,暮行雨,他曾无数次在梦中与这个声音对话,在酒后的孤独世界里与这个倩影相拥。如果爱情有形状,那它一定是记忆中幕雨珊的轮廓;如果记忆有重量,那它一定塞满了沉甸甸的思念。激动、慌张……,所有把记忆搅动得凌乱不堪的思绪奔涌而出,那些零落的碎片再也拼不出一副完整的恋人模样。

她,已经嫁为人妇,已经成为人母,他和她之间已经横亘着一座无法翻越的高山。他的激动为哪般?他的慌张又为哪般?

“又咋了?往里走啊!”站在门后的徐留意又推了丁鹏一把。

丁鹏侧身让徐留意先走,他不知道幕雨珊在聊些什么,只听出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啊!你们咋来了?不跟你们说就是怕麻烦你们!”陈松涛看到三人,赶紧站起身来,躺在床上的王丹谊也向他们招手,幕雨珊停止了哭泣。

徐留意和李欣妍已经走到床尾,幕雨珊以为陈松涛口中的你们指的就是他们两位,便点头示意。陈松涛接过果篮放到床头,并给大家做了介绍,李欣妍也坐在床边询问王丹谊的病情。

这时,丁鹏才缓缓走过来,站在徐留意旁边,他终于看清了幕雨珊的妆容。五年的时光完全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相反,还多了几分娇柔和妩媚。他朝陈松涛和王丹谊简单挥了下手,便站在原地静静注视着幕雨珊。陈松涛和王丹谊看着他,却不知如何是好。幕雨珊注意到了他们的异样,也觉察到了左后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蓦然回首,正好与丁鹏四目相对。顷刻间,羞涩、愧疚涌上心头,飘逸的长发中也夹杂着几丝从发梢流下的悔意。她赶紧转回头,拭去的泪光中仍然闪烁着丁鹏眼中的真诚和渴望。

幕雨珊又拉了一下王丹谊的手,便起身离开,在关门时看到丁鹏伸出的右臂停在半空中。

“不是,这啥意思啊?我们没有耽误你们聊天吧?这妹子就这样哭着走了!”徐留意一脸茫然,觉得自己的到来才让他们不欢而散。

“留意,你误会了,我这个同学心里有事儿,跟你们没关系。”王丹谊赶忙解释。

三个人又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临走时,陈松涛让徐留意明天开车过来,帮忙接王丹谊出院。

“你状态不对啊!自从进了病房,就一直发呆,一句话都没说。”徐留意心生好奇,觉得丁鹏的变化太过突然。

“没啥,就是不习惯来医院。”丁鹏心不在焉地回答。

“那明天我一个人来,你就在家吧!”

到家后,丁鹏收到陈松涛的微信,今天在病房不方便,明天回来再跟他讲幕雨珊的近况。

第二天,丁鹏起个大早,依照陈松涛的嘱托,去菜市场买了小米、豆腐、菠菜,还有一条鲫鱼。上午十一点,他们到家,徐留意没作停留直接赶去公司加班。把王丹谊安顿好,陈松涛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在吃了五天的稀粥之后,今天他要为虚弱的病人改改花样。

躺在床上的王丹谊再次掀开衣服,看了看肚脐和左右两侧的伤疤,这是她每天都要重复无数次的动作。手术当天,她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这三个疤痕,可惜不能低头,只能让陈松涛用手机拍照。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倾泻而出,每一滴都是对丑陋的叱责和抗议,对残缺美的惋惜。好不容易挪动了一下身子,伤口也随即传来了切肤的疼痛。她终于有了理由,可以尽情撒娇。陈松涛在病床边使尽了浑身解数来转移她的疼痛,吸纳她的撒娇。陈松涛建议她把病情告诉父母,王丹谊直接拒绝,除了不想让他们担心之外,她还要避免爸妈来之后彼此见面的尴尬。

半个小时后,陈松涛端来了一碗鲫鱼豆腐汤和一小盘菠菜炒豆腐。王丹谊靠在床头,每一勺汤都细细品,每一口菜都慢慢嚼,她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吃过饭。陈松涛和丁鹏在客厅,每人端了一碗捞面条。

吃面条的呲溜声一浪盖过一浪,丁鹏本打算向陈松涛透露一下他的创业计划,但他还是忍住了没有讲。一方面,自己还没准备好,时机并未成熟,另一方面,今天的心思并不在创业上面,讲起来也是毫无头绪。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他一直期盼着陈松涛讲述幕雨珊的故事,可陈松涛只顾着狼吞虎咽,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一茬。

“你这是逃荒回来的啊!至于这么饿?慢点吃!你不是说要给我讲讲她的近况吗?!”见他一直未开口,丁鹏主动追问。

陈松涛并没有忘记。昨天在医院,他看到了丁鹏的怅然若失,也明白其中的缘由,所以他才发了那条信息。可信息发出后,他却后悔了。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丁鹏可能只会难过一阵子,等过段时间,当这段插曲已然退却,或许他的感情生活会慢慢步入正轨。可如果告诉了他真相,依照他的性格,他只会在这条不知是否有归期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所以陈松涛并没有主动提起,他希望丁鹏怅然若失的状态只停留在昨天。但很显然,事与愿违,丁鹏一直在坚持,陈松涛无奈,只得把真相告诉他。

原来幕雨珊过得并不快乐,她一直在假装幸福。郑若文在婚后出轨多次,在女儿出生之后,郑若文的父母置若罔闻,仅仅来上海看望过一次,仿佛这个孙女与他们无关。现在,除了女儿,郑若文仿佛对这个家别无他恋,他们成了名义上的夫妻。不论是爱情还是亲情,幕雨珊已心若死灰。

“周五时,幕雨珊想约丹谊吃饭诉苦,可丹谊这样,只能婉拒。当得知丹谊做手术住院后,她第二天便赶到了医院,恰好你们碰到!”陈松涛把经过讲述了一遍。

丁鹏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任何言语。一碗面条吃完,客厅里万籁俱寂。

“你有她现在的联系方式吗?给我一下。”一分钟后,丁鹏打破了沉默。这是他此刻最迫切的想法,也正是陈松涛的担忧所在。

“有必要吗?你确定要这么做?”陈松涛尝试把兄弟拦在这条归期未知道路的起点。

“嗯!”丁鹏点头。

房间里的王丹谊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想劝阻丁鹏,但听到他刚才肯定的回复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好良言难劝这个痴情的汉。

当天下午,丁鹏就加了幕雨珊的微信,可直到深夜也没有收到好友通过的消息。是她不愿意?还是没有看到?丁鹏辗转反侧,比等待客户的PO(Purchase Order采购订单)还要焦虑。手机摆在枕边,声音调到最大,急切地期盼着那清脆的嘀声,可惜等待被无限拉长,他竟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赶紧打开手机,可仍旧没有消息。丁鹏心灰意冷,有些烦躁不安,他想让王丹谊去提醒一下。可如果对方心已成灰,即使通过了又有什么用呢?徒生伤悲。看了看镜子里颓废的身影,一捧凉水扑在脸上。

例会上,丁鹏汇报了过去一周客户对于海格创新产品的反馈情况,面对只有两家客户有意向继续推进的尴尬境地,周晨显得有些惊慌。这不是丁鹏做得不够好。一家新公司的新产品需要大量的投入包括人力和物力,才能挤进原有的技术生态圈,获得到市场和客户的认可。这才半年时间,不能苛求太多,况且自己这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并不比他强多少。但作为老板,周晨不可能对公司业务存在自我麻痹的心态,对业务的心软带来的将是对自己、对公司的残忍。因此,他还是直接表达了对新产品销售的担忧和对丁鹏的不满,并强调了这款芯片在市场开拓中的关键作用,以及它对后续迭代和新产品研发的影响。面对周晨这副盛气凌人的姿态,丁鹏本想质问他自己客户的跟进情况,但转念一想,他毕竟是老板,而且祁永辉也在场,没有必要把场面搞得太尴尬,只好窝着火气,悻悻作罢。

走出办公室,打开手机,丁鹏眼前一亮,幕雨珊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喜悦开始在眉目之间荡漾,无处安放的右手不停地向后捋着头发。他打开微信,翻看幕雨珊的每一条朋友圈,女儿那么可爱,红彤彤的小脸上点缀着和妈妈一样明媚的双眸,笑容天真灿烂,可旁边妈妈的笑容却显得有些苍凉。

“最近好吗?”在斟酌思量后,丁鹏只在输入框内拼出了这简短的四个字。

紧张地盯着手机屏幕,等待幕雨珊的回复,丁鹏能够感受到自己那如鼓点般的心跳。微信页面顶端一直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几个字样,三十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可聊天界面仍旧没有弹出新消息。对方是在书写过去五年的全部过往,还是在纠结?那这个省略号里面又能包含多少个纠结呢?

“我还好,你呢?”屏幕上终于出现了新消息。丁鹏仿佛看到了幕雨珊内心的徘徊和反反复复输入又删除的文字。

两人宛若又回到了刚认识的状态,但谁也不再拥有当初的年少。他们只是简单聊了一下工作和生活,都在刻意回避感情。

“我明天准备去外地出差,等周末或者下周啥时候一起见见吧?!”丁鹏恋恋不舍地结束了对话,他只盼一个肯定的答复。

“好!”省略号重现,只是这次时间很短,回复也更加简单。

在外面跑了三天,依然毫无收获,不仅仅海格创新的芯片推进困难,连飞特普的业务也受到了影响。人的精力不是无限的,顾此失彼。丁鹏简单算了下,今年上半年飞特普的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将近两成,当然,海格创新的收入足以弥补这一缺失,虽然它目前只有一家主力客户。但海格创新与自己无关,更有甚者,它的繁荣昌盛是榨取了本应属于飞特普的那部分荣光。但此刻,丁鹏已无暇顾及,他周五中午便回到了上海,为了奔赴五年来的朝思暮想。

幕雨珊提议约会地点定在浦东,丁鹏就特意选择了龙阳路附近的一家充满浪漫情调的咖啡馆。这家咖啡馆偏安于闹市的一隅,门口有约莫10平米左右的空地,两侧盘绕着大片的绿植花卉,阻隔了外界传来的熙熙攘攘的噪音。暗黄色的灯光照在贴着旧报纸的墙壁上,渲染了一副具有年代感的油画,浪漫典雅的轻音乐撷一份矜持为每一杯浓郁的芳香伴奏。丁鹏在靠近橱窗的一个位子坐下,点了一杯柠檬水,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在夕阳的霞光中悠懒地翻着,静静地等着。

“看什么书呢?这么认真!”熟悉的声音将徜徉在书海中的思绪唤醒。

丁鹏抬起头,看到幕雨珊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脚穿一双黑色高跟鞋,一袭抹茶色连衣裙搭配白色方包,飘逸长发下还是那一张未曾改变的精致脸庞,即使没有其他饰品的穿搭,一凝眸间仍然散发着青春少女的魅力,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副妈妈的模样。

“随便翻翻。”丁鹏赶忙合上书,招呼服务员点餐。

“《穆斯林的葬礼》,大学时看过,很虐人的爱……”只说了爱情的一半,幕雨珊便停止了这个不合时宜的词语。

她的豁达超出了丁鹏的想象,与微信聊天时完全两个状态。可丁鹏不知,有一种坚强叫假装,有一种无奈不愿让人看见。

“哈哈,我也是大学时看的,好多年了。”两人都想尽量避免尴尬,可谈话却从尴尬开始。

丁鹏身上的话题很少,除了这几年依然单身之外,就是那些枯燥的工作,只是潦草带过。

“四年多了,你怎么都不找一个?”说话的同时,幕雨珊却低头盯着桌上的甜点,畏惧丁鹏的凝视。她在心里懊悔,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难道自己只是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吗?得到之后又会怎样呢?

“哈哈,都忙着工作了,你呢?我听松涛说你过得不太好?!”丁鹏略显羞涩,同时赶忙解释道:“都是我追问松涛的,你别怪他!”

“没事的!那天在医院碰到你,我想你肯定会问他的。”幕雨珊的假定仿佛已经洞穿丁鹏的心思。

她把自己的遭遇重新讲了一遍,眼泪淌过脸颊滴落在苦涩的咖啡中。她不是为自己疼痛的伤疤哭泣,而是为自己曾经的错付流泪。丁鹏递过去一张纸巾,他见不得幕雨珊的伤心。那一滴滴泪珠浸湿了他心底久旱枯竭的荒漠,开出了一朵朵苦涩的花瓣。

“别哭,有我呢!”丁鹏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他已经挣脱了理智的束缚。

“谢谢!”幕雨珊望着丁鹏,秋水剪瞳。她没想到丁鹏会突然讲出五年前常对自己说的话,深情的双眸中满含感动。

两人第一次见面也就到此为止。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两人就像回到了五年前,重新认识、不断约会,但谁也没有越雷池一步。幕雨珊越来越懂得,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感情和责任之间只有一个等号。

丁鹏的笑容逐渐增多,越发灿烂。正当他在初恋的感觉里流连忘返之际,周晨却给他出了一道棘手的难题。

由于海格创新上半年的主要销售对象是海美创格,其他客户贡献的业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按照目前的形式,下半年也很难有改观,如此这般,到年底财务结算时,公司的营收数据将极其不乐观。

看着不断增加的库存,周晨急得焦头烂额。他的出差频率越来越高,有时两周都进不了公司一趟,所有的公司会议都是通过电话的方式进行。虽然他使尽了浑身解数,很多客户还是只买单其他常规品牌的芯片,对海格创新的产品仅仅停留在口头承诺阶段。他的努力只在飞特普的销售额上得到了正反馈,而海格创新几乎颗粒无收。他开始尝试用其他手段来取长补短、互通有无。

黄启明按照之前的约定,在七月底从飞特普购买了一批海格创新的芯片,同时也采购了其他常规品牌的芯片,而且采购量和交易额都要远超前者。

周晨便想在这两批采购订单上做手脚,但前提是丁鹏愿意配合他的操作。在周一例会结束后,他把丁鹏单独叫到会议室,讲述了自己的想法。

他让丁鹏说服黄启明进行暗箱操作,把两批订单的PO合二为一,并且采购清单上只显示海格创新的产品,但发货仍然按照实际清单。

“只要他同意,我们还可以在价格上让步。”周晨把第二步的策略已经想好,他以为丁鹏会严格按照自己的方案执行。

丁鹏当然明白周晨这么做的目的,可他却有自己的想法。周晨想通过这种方式强制让飞特普消耗海格创新的库存,拿飞特普的现金流去补海格创新的销售额,到最后,飞特普承担了不属于它的那部分重担。更具体来讲,这会直接影响年底的分红,关乎自己的切身利益。丁鹏对海格创新没有丝毫感情,他只把自己当作是飞特普的合伙人。他不愿意为周晨的自私买单。又联想到周晨之前那些匪夷所思的举动,丁鹏突然之前明白了许多。你不仅仅把兄弟们当作是你攀爬的阶梯和商业版图布局中的棋子,危急时刻,你竟牺牲兄弟们的利益去支撑你的野心,可你追求上市的野心却与我无关!更何况,自己明年可能已经单飞,那我干嘛在此时为你的攀升抬轿子?

“晨哥,这样不妥吧!这是弄虚作假,我怕说服不了黄启明。”丁鹏的回答让周晨愕然,他没想到丁鹏会直接回绝。

但他没有放弃,虽然丁鹏拒绝的理由有很多,但利益肯定是其中一条。于是,周晨循序善诱因势利导,把丁鹏的切身利益和海格创新的价值捆绑,并吹嘘海格创新的三年计划、五年规划。可他不曾想,这些劝诱不仅没有帮上忙,恰恰相反,更刺激了丁鹏的抵触心理,坚定了他单飞的信念。

“晨哥,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我们这样做会有很大风险。后面海格创新想要上市,肯定会追溯前几年的营业状况,如果到时候有什么纰漏,就会得不偿失。而且你这么做,太为难飞特普了,太为难兄弟们了,厚此薄彼,我看就算了吧!”丁鹏不仅再次回绝,而且也委婉地表达了对周晨的不满,并且暗示他不能从飞特普划拨利润到海格创新。

周晨没想到丁鹏会有这么大的抵触,这是自飞特普成立以来两人在合作过程中产生的最大分歧,而且谁也不愿妥协。外面的同事都能听到会议室里发生了激烈争吵。两人不欢而散,丁鹏推门而出,带着愤怒离开,同时离开的还有单飞的愧疚感。

晚上他特意叫了徐留意一起吃饭,开始实施第二步计划。

“你们下午咋回事?全公司的人都听到了!”坐下后,徐留意首先表达他的好奇。

即使他不问,丁鹏也会主动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而且会添枝加叶。徐留意听完之后拍了一下桌子,狠狠地骂了一句。

“气不过啊,这有点太自私了!”丁鹏讲完之后仍要火上浇油,而且要把这团气火烧到徐留意身上,“不给我们海格创新的股份就算了,还要从飞特普身上割肉吃。哎!对了,他承诺给你们的股权兑现了没?这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还没有。我问过韩宇飞和李佳奇,他们也没有,都对周晨感到不满了。按照他这种做法,估计即使我有,也应该很少!”徐留意所言不假。

当初这个研发团队过来时,除了薪水将近翻倍之外,周晨还向他们承诺,只要产品得到海美创格的认可,每个人都会获得写在offer上的股权份额。一年多过去了,虽然第一款产品吹了西北风,但后面的两款芯片都已经在海美创格大卖,可周晨却没有兑现股权的承诺,所以引起了大家的不满。至于他为何秘而不发,无人知晓。

“三个月前我劝你转设计,现在学得怎么样了?”前面的铺垫已经完成,丁鹏开始进入正题。

“哪那么快!你看这边的项目一个接一个,都是满负荷运转。不过,我跟韩宇飞学到了不少。”徐留意说完放下筷子,盯着丁鹏问:“当时你不告诉我原因,现在可以讲了吧。”

“如果我出去创业你会跟我一起吧?”丁鹏用一句反问回答了徐留意的问题。

“靠!我早就应该想到你有这份雄心壮志的,当然去了!”徐留意拍着桌子,显得很激动。

丁鹏简要阐述了创业计划的来龙去脉,重点讲了需要徐留意配合的部分。

“关于股权,我也不跟你说假话,我还在跟资方争取更多的份额,我能保证的就是不管多少,有我的就有大家的。我希望我们是技术加团队,他们只出资金,这样我们就能独立运行。只要团队在,不愁没有资方!”丁鹏把利益的核心点放在最后,讲完之后看着徐留意,眼神中充满了真诚。

“靠,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相信你的为人,涛子更不用讲了,至于其他人我们再慢慢捞!”好一个真性情的徐留意,说话从不拖泥带水。

最后,丁鹏再次叮嘱了保密的重要性,并说了句:“代码就靠你了。”

跟徐留意沟通完,当天晚上丁鹏也跟陈松涛透露了自己的创业计划,当时王丹谊也在家,在两人的极力劝说和刺激下,陈松涛终于答应一起创业,尽管他心里仍有顾虑。

自此,徐留意除了加紧学习芯片设计之外,还要想方设法拉近与韩宇飞和包寒冰的关系。为了与他们越走越近,即使上下班路线不在一个方向,徐留意仍然会绕路几公里去接送他们。同时也会通过业界新闻、坊间传闻来旁敲侧击,激化韩宇飞对周晨的不满。只要有空,徐留意就会召集两人再加上陈松涛和丁鹏一起活动,让五个人的默契和团队意识在潜移默化中形成。每次活动,丁鹏也会带来一些商业和生意上的趣闻乐事,并把某些桥段提升到个人价值的高度,与徐留意的旁敲侧击形成一个闭环,先后呼应。每一次活动,每一段故事都是将来一起乘风破浪的一支伏笔。

当然,五个人的团队远远不够撑起一家创业公司。丁鹏让徐留意和陈松涛帮忙,在之前的同事里继续物色人才,尤其是做模拟设计的同事。

三个多月前,就在庆贺徐留意乔迁之喜的第二周,颀阳集团发布了公告,并在一个多月后完成了对开迅科技的收购。接下来的故事基本按照刘景羽勾勒的剧本在发展。公司的高层领导发生了变动,时明瑞也找到了新工作,他会坚持到九月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樊斌倒比他还早,已于八月底离职,至于两人是否去同一家公司,便不得而知。高层领导果然找时明瑞谈过话,为了工作的顺利衔接,便让他在现有同事里推举一位继任者,陈松涛果真成为了那个幸运儿。

“涛哥,恭喜你啦!”刘景羽发来真诚的祝贺。

“以后团队里,我得仰仗你了!”陈松涛也开诚相见,彼此心领神会。

给时明瑞的送行宴上,不仅部门的全体同仁参加,陈松涛还叫来了已经离职的徐留意和樊斌。时明瑞甚是感动,作为主角的他,和每一位兄弟姐妹碰杯,酩酊大醉,每一杯酒都代表了他的不舍和祝愿。陈松涛揽着他的臂膀,感谢的话语只说了一句,剩下的全在酒里。

从九月中旬和时明瑞交接工作开始,陈松涛的忙碌就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之前专心敲代码的状态,到现在管理整个团队并且要对直属领导负责,还需要处理跨部门之间的各种纠纷,应接不暇。妹妹打电话问十一是否回家,他只能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假期七天,他加班五天,愣是把国庆节过成了劳动节。

忙碌使陈松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不论是薪水还是职位,他都感到满足,这难道不是上进和奋斗的体现吗?难道必须创业,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才配得上这两个正能量的词汇吗?他没有跟王丹谊争辩,也没跟丁鹏探讨,只把思索埋在心里,从长计议。 徐留意的羡慕毫不掩饰,陈松涛也在他的鼓动下宴请了兄弟几个,小范围再次庆贺。在酒桌上,丁鹏正式向刘景羽发出了邀请,徐留意也在一旁怂恿。刘景羽并没有当场同意,表示要考虑之后再做决定。当天晚上四个人都丢弃了矜持,觥筹交错,疏狂一醉。醉梦中的丁鹏不曾想到,他又要与周晨发生一次激烈争吵,而他也终于涂抹掉了最后一块羞耻和罪恶感,最终分道扬镳。

### 下一段落在 主页持续更新中 - ###
另:本小说预计2024年三月出版面世,请我们芯片人一起加油助力!
9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PN_Allen 2023-12-4 09:25
要出版了呀,恭喜恭喜
回复 cheyle 2023-12-4 13:53
PN_Allen: 要出版了呀,恭喜恭喜
谢谢啦
回复 iandphp 2023-12-7 11:58
能出版了,那确实写得不错啊
回复 cheyle 2023-12-7 17:47
iandphp: 能出版了,那确实写得不错啊
记得捧场哈
回复 iandphp 2023-12-7 22:31
cheyle: 记得捧场哈
好的
回复 hebut_wolf 2023-12-20 15:48
写的很精彩!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 关注TA
  • 加好友
  • 联系TA
  • 0

    周排名
  • 0

    月排名
  • 0

    总排名
  • 0

    关注
  • 48

    粉丝
  • 8

    好友
  • 137

    获赞
  • 27

    评论
  • 609

    访问数

小黑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隐私声明| EETOP 创芯网
( 京ICP备:1005078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7710 )

GMT+8, 2024-2-27 02:49 , Processed in 0.026113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eetop公众号 创芯大讲堂 创芯人才网
返回顶部